名师事迹
名师事迹
首页 > 名师事迹
记江西奉新澡下镇白洋教学点教师支月英(全国教书育人楷模)
——36年扎根深山,山花中最香的那一“支”
2016-11-10 访问次数: 字号:[ ]

2016-11-10 来源:《中国教育报》  

  (支月英 饶良平 摄) 

  36年来,她走得最多的是崎岖坎坷的山区小路,想得最多的是渴望飞翔的山村孩子。她的心中始终秉持一个目标,就是用心呵护每一个山村孩子的梦想。她以自己的坚守和热爱,诠释了教师这个阳光下最光辉的职业爱岗敬业、无私奉献的内涵。

  她,就是江西省奉新县澡下镇白洋教学点教师——支月英。

  从“支姐姐”到“支妈妈”

  几十年坚守在偏远的山村讲台,支月英先后教过大山深处的两代人,她也从“支姐姐”变成了“支妈妈”。

  1980年,奉新县中小学教师队伍青黄不接,偏远山区更缺教师。19岁的支月英怀着对教师职业的憧憬,报名参加了奉新县澡下镇招聘山村小学教师的考试并顺利考上。她不顾父母的反对,毅然前往海拔近千米、最缺教师的泥洋小学任教。

  穷山村里的学校破烂不堪,她买了薄膜、钉子,把窗户钉好,将冬日刺骨的寒风拒之窗外,学生在教室里暖融融的。

  这里山高路远、人烟稀少,条件十分艰苦,晚上支月英一个人住在鸟啸兽嚎、无人做伴的旧教室里点灯备课、改作业。为了能留住支老师,好心的村妇们轮流抱着被子来与她做伴,经常有孩子带着家里炒的菜送给她吃,星期天没回家总会有人请她去吃饭……这一切深深地打动了支月英,也使她从内心里下定了扎根山村教学的决心。

  每天,支月英认真备课、上课、改作业,教孩子们语文、数学,还教他们唱歌、画画,与他们一起玩耍。山花开了,总有孩子给她采来最香的一束;山果子熟了,总有孩子用书包带来最甜的几颗;她生病时,总有孩子带来一个个滚烫的熟鸡蛋;逢年过节,总有乡亲们送来自己舍不得吃的东西……她渐渐与家长熟了,同孩子感情更深了。

  家长们纷纷翘起大拇指,赞不绝口:“嗯,这姑娘不错,是位好老师!”

  支月英很快在教学上崭露头角,工作不到两年,她就担任了这所只有5名教师、上百名学生的学校校长。从此,她把学校当成了自己的家。学校设施简陋,她就想尽一切办法添置,经常不厌其烦地从外地购买,一步一个脚印地改善着办学条件,尽量使大山里的孩子能享受到与山外孩子一样的教育条件。为了节省开支,每学期开学买课本时,她带头用扁担挑着几十斤的课本,步行10多公里到学校。再后来,她学会了骑摩托车,为给学校办事,骑坏了3辆。

  别人往山外走,她却往深山里去

  支月英慢慢习惯了在大山里教书育人的生活;习惯了在风霜雨雪时,把孩子们一个个送回家;习惯了那些学生把她当姐姐、当妈妈一样聊天、撒娇。

  由于身患高血压、甲减等疾病,从2003年起,上级教育部门多次要给支月英换工作环境,都被她婉言谢绝了。2012年2月,组织上考虑支月英年龄偏大、身体健康每况愈下,决定将她调到交通便利的澡下镇中心小学任教。

  在即将调往镇里的中心小学任教时,支月英收到了澡下镇白洋村群众的一封联名信,村民们说,白洋村条件艰苦,请的教师都辞职了,希望支月英能到白洋村任教。看着村民言词恳切的邀请信,支月英二话没说就答应了,成了白洋教学点第一位公办教师。

  别的教师都是往山外走,可她却往深山里去。家里人很不理解,心疼地说:“你也年过半百,身体又不好,就不要去白洋小学教书了。”她总是乐呵呵地说:“30多年都这样过来了,白洋的孩子需要我,我怎能打退堂鼓呢?”

  一到这个深藏在大山之中的村庄,支月英就走家串户,了解村里孩子们的上学情况。为了让白洋村的孩子们享受到和城里孩子一样的教育,她一个人开设了全科教学、快乐读书等特色教学。

  有一年夏天,一个学生上课时突然又吐又泻,她不顾炎炎烈日,背着学生到10多公里外的医院治疗。打完针已是黄昏时刻,她付清50多元的医疗费后,又背起学生回了学校。

  当初工资只有20多元,家长有时交不起学费,迟迟不让孩子来报名,支月英总是先垫付上。“没有办法,你不交,他不交,学校就得关门了”。垫着垫着,有时买米买菜的钱都不够,她只能去借。

  学生李小军起得晚,支月英每天去接送,还辅导他做作业。孩子进步很快,令家长赞叹不已。在那个小山村里,时时可以听到这样的声音:“真是来了位好老师,孩子读书不用担心了!”后来,在外地读书的孩子纷纷转回白洋教学点,学生由原来的5名增加到现在的20多名。

  面对记者采访,支月英说:“可能我的生活并不富裕,但是,每当看到孩子们一张张可爱的小脸,听到学生们学业、事业有成的消息,我觉得自己比富翁还要富有。”

  照亮了山里孩子前进的路

  36年来,浩瀚无涯的林海中印满了支月英默默耕耘的足迹,她用爱燃烧自己的青春,照亮了大山里孩子们前进的路,为他们点亮了精彩的人生。

  2003年的一天,身患胆管结石的支月英在讲台上痛得发抖,豆大的汗珠滚落下来。学生发现后叫来一名家长,迅速把她送往医院做手术。

  住院期间,孩子们总是打电话问:“支老师,您好了吗?”支月英回答:“好多了,过几天我就回去!”听到孩子们的欢呼声,支月英决定回校休息。

  支月英常常头晕眼花,经过医生检查,她血压偏高,导致视网膜出血,严重影响视力,只有一只眼睛能够正常使用。领导几次找到她,提出给她调换环境,安排轻松一点的工作,她微笑着说:“谢谢领导关照,但我还是舍不得这些娃娃。”

  虽然身体状况不太好,但支月英还是执着坚守着自己的岗位,夜晚还在灯下批改学生作业、钻研教材、写教学论文。

  “好大一棵树,任你狂风呼,绿叶中留下多少故事,有乐也有苦……”这是支月英最爱哼唱的一首老歌,每当唱起它,她的目光总会投向日夜陪伴自己的深山里的棵棵大树。支月英觉得自己也是扎根于此的一棵“大树”,学生就像是一群叽叽喳喳的小鸟,在她身边飞来飞去,在她身上筑起小巢,在她的绿叶间快乐歌唱。山里的留守儿童依偎在她身旁,拉住她的手问:“支老师,您不会退休吧?”“不会,我怎么舍得你们!”她吻着孩子的小手,露出灿烂的笑容。

  36年来,她既是老师,又是校长,还是保育员。36年来,一茬又一茬的孩子毕业了,有的考上大学、参加了工作,但对支老师依然恋恋不舍。山里人早把支月英当成了他们的女儿。(本报记者 徐光明)

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